首页 新闻 小官弄权,层层设局,操纵司法,巧夺民财

企业新闻

小官弄权,层层设局,操纵司法,巧夺民财

日期:2022年06月11日

       我叫狄以良。我是石家庄的一个普通市民。我曾经和家人过着平静的生活。然而, 自从我2014年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买房后, 就被一个曾经是省领导, 现在是处级干部的“领导”司机盯上了。在层出不穷的官司中, 我合法购买的房子被“假官司、盗窃、贿赂、教唆”等一系列手段强行侵占。我一个平民, 面对如此强大的力量的压迫, 真是难以置信。电话打不通, 房子被查封, 血汗钱全白费,

现代社会还能发生这样的悲剧, 谁能相信???我没有计划买房子来管理我的财务。但四月的一天, 一位朋友突然多次找我, 给我介绍了一个叫陈浩飞的人, 说陈浩飞急于用钱, 想以400万元的便宜价卖掉恒大城的房产。 . 300多平方米的精装修房子。我犹豫了一下, 因为中间把理财的钱取出来会损失很多利息, 但为了我买这房子, 陈浩飞还答应赔偿我损失的理财利息。我和家人商量后觉得还挺合适的, 于是拿出所有的钱, 在4月11日付给陈浩飞300万元买房, 他如约退还了我99万元的利息损失。我们都签了房屋买卖。合同。 5月9日, 我把房子剩下的100万元给了他。 5月13日1日, 我们俩一起去石家庄太行公证处办理了《房屋买卖合同》和房屋的交接公证。陈浩飞把买房的所有文件原件都给了我, 并承诺尽快办理房产证, 尽快过户。然后我和我的家人搬进了新买的房子。
       当时恒大城的房子刚刚交房, 开发商还没有办理分户房产证, 这是当时房地产市场的普遍现象。但我们交易完成后, 我一直催陈浩飞去办房产证, 或者去开发商改购房手续。一开始, 陈浩飞答应尽快办好, 但到了6月中旬之后, 陈浩飞就表现出无视三委的意思, 有时甚至连电话都不接。起初, 我们只是以为陈浩飞克服了困难, 后悔房子被低价卖掉了。殊不知, 自己已经落入了上述“首领”的爪牙——高利贷手下, 立案侦查。直到后来, 他才宁愿分两期给我90万元的合同违约金, 而不是办理换房手续, 我们也没有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赶紧去石家庄市房屋登记处查了房子的状况, 结果脸色惨白:我的房子2014年6月3日被法院查封, 查封的依据是景兴县人民法院, 2014年6月11日, 边树新、陈浩飞、梁鹏、河北蓝森贸易有限公司高利贷纠纷调解书。但事情远不是还清债务那么简单。后续发展的每一步, 都是预先设计的巨大陷阱。陷阱的背后, 是那只手特别“有活力”的“领导”, 随时操纵着县、市、省法院的法官, 就是要霸占我买的房子。经多方打听得知, 2013年6月26日, 卞淑馨借给陈浩飞350万元, 陈浩飞当天归还卞淑馨50万元, 欠她300万元。 2014年6月6日, 卞书信起诉陈浩飞、梁鹏、河北蓝森贸易有限公司时, 变成了500万, 短短一年的时间, 利息几乎翻了一番。这算不算一笔巨额利润贷款?为什么诉讼金额是500万?原来, 如果他们之间的欠款低于500万元, 法院是不能查封我的房子的。而这个数字只是“领导精心设计的第一步——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 2014年6月6日星期五, 卞树欣去法院起诉陈浩飞等人, 法院竟然起诉陈浩飞和“民事调解书”出具, 500万元巨案从立案到结案仅4个工作日结案!纠纷的顺利化解和案件的离奇审理堪称“中国第一速度”, 远远超出普通市民的认知, 后来才知道边树新在“首领”的指使下, 给了向景兴县法院法官王志强2万元。 , 设计并迅速完成这场虚假诉讼, 从而将我封印。房地产的目的。我不知道官场的深度, 为了保护我的财产, 我依法向景兴县法院提起了执行异议诉讼。所幸一审法院认定我与陈浩飞的关系成立, 裁定停止执行我的财产。但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 边淑馨在庭审中离奇地将200万债权转让给了一个叫刘洋的人, 而刘洋则以局外人的身份申请参加诉讼。一审判决结束后, 无权上诉、只从债权人手中划转所谓200万元的外人刘洋代替卞书欣跳上台, 提起上诉。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奇迹般地立案。更让人吃惊的是,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张茂才(配音)直接将原本分派给民二院的案件, 改成了由刘洋委派的民四院法官刘立宏。在张瑞明院长等人表达了足够的“意思”后(据说高达70万元。刘立宏直接裁定“一审无效, 应予撤销”。刘立宏的判决一出, 京兴法院可以恢复对我的判决, 大城府房产的执行需要加班的评估和拍卖程序, 如果拍卖房产只支付500万高利贷就可以了;还有我们所谓的“领导者”的胃口远没有那么小, 他已经把目光投向了, 随着房价的上涨, 我整栋涨到1000万元的房子,

无缘无故败诉, 我自然不服, 所以我向河北省高院申请再审, 刘洋当即嚣张地说:“我去哪儿都打官司, 不会成功”;比较奇葩问题是, 当时我还对正义抱有幻想, 找了几个律师帮我打官司。谁知这些律师在阅读案卷和证据时信心满满, 但高等法院得知内情后, 全都退缩了, 并没有接手此案。无独有偶, 高院再审法官李源也配合得非常好。不到一个月, 他就驳回了我的再审请求, 维持二审判决。事后, 一位律师悄悄告诉我, 是“领导”对法官的关注度丝毫不减。这时候, 我觉得自己深陷官商勾结、金钱和权力交易的巨大陷阱中, 但我作为一个普通人, 不诉诸国家司法部门, 还能指望谁呢?带着最后一丝希望, 我向石家庄市检察院提出抗诉。没想到, 检察院立案后, 本应在三五天内拿到的一审、二审卷宗材料, 我却用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才拿到法庭上。法院给出的理由很可笑:有一阵子说案卷没有立案;还有一次, 它说主审法官不在。而这正是党长年培养出来的“领头人”的高智慧——利用法律空白, 一方面与法官打招呼, 通过法律拖延向检察院提供卷宗的时间。手段,

并多次指示刘洋寻找朝廷的请求。加快对我家房屋的评估拍卖, 形成“即使检察院抗诉、立案, 房屋已经拍卖, 不可撤销”的既定事实。而刘洋还向景兴县法院执行局承诺, 在我的财产执行完毕后, 他会将10%的辛勤劳动分给执行局局长等人。就是这样就这样, 在法院法官迟迟不把材料交给我审理的同时, 我那已经涨到1000万元的房子, 被法院以520万元多的低价估价, 上架了。 2017年12月17日由景兴县法院在网上拍卖。
       司法拍卖平台拍卖。更惊心动魄的一幕也上演了——网上司法拍卖规定:“拍卖期限为2个月。在此期间, 只要有人出价购买, 就会自动进入24小时竞价倒计时;如果没有人再次出价24小时内, 交易将生效。”而我们的“领头人”则精通这个法律程序和法庭提供抗议材料的期限。一方面, 他指示景兴法院的办案法官推迟到2018年1月12日, 也就是周五下午4点, 通知我取回。案卷。快下班的时候, 来不及去检察院立案,

要等到下周一早上才能实现审查立案;没有人竞标“一小时”的法律条件, 周末大家都休息, 很少注意网上信息的空虚。2018年1月15日, 也就是周日中午1158, 我支付了520万元现金竞标我的房子。周日下午是休息时间, 周一早上我发现有人竞拍了我的房子, 我立即赶到景兴苑要求停止拍卖, 但仅仅一两个小时, 我就无法回到天空-1158, 张亚斌的房子竞标生效了, 但我的抗议材料刚刚上报了检察院!这位周日足额支付了520万的购房者张亚斌, 也是我们所说的“领导”——河北省委办公厅机要处处级干部。通天外一次性还清了520万元, 原因是他的妻子拥有数十家资产过亿的制药公司(仅已知房地产价值超过3000万元。而他的妻子也在借房贷)向陈昊飞高利贷背后的银主。现在, 我渐渐明白了, 我不小心掉进了谁的奶酪, 掉进了什么样的连环陷阱——原来是“领导”夫妇看中了我的房子, 所以操纵陈浩飞和司法系统设计虚假诉讼等陷阱。
       我在哪里一步步走这种绝境, 期间陈浩飞因诈骗罪被判20年500万承兑汇票, 不知道他的价值有没有被用完, 他变成了一个被随意丢弃的弃婴。一群贪污黑心的法官!我是一个普通人, 我到哪里去讨公道!官商勾结设置的层层陷阱, 带走了我的房子和我半辈子的辛勤工作。遮风挡雨的血汗钱, 夺走了我们一家平凡却很幸福的生活。现在我们家绝境了, 我们家快要死了!光天化日之下, 天地明媚, 现代社会的宝擎天在哪里???

相关新闻

  • 2022-05-11 13:47:51

    神州巨电让纯电动大巴成减霾生力军

    神州巨电:让纯电动大巴成为减霾生力军全球首发无并联单体大容量固体聚合物动力锂电池12米纯电动公交大巴张伟光摄北京雾霾、河被雾霾、上海雾霾......大范围的雾霾气候影响了人们的日常日子和身体健康。无疑,寻求空气污染的科学办理,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分。单体500安时的动力锂电池拼装,充一次电能够运营400......

  • 2022-07-09 17:48:15

    T3摊薄盈利收购要靠贷款首都机场年内归A生悬念

    重返A股的热潮席卷各行各业,首都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都机场)也不例外。此前,首都机场集团公司(以下简称首都机场集团)总经理张志忠曾多次在不同场合表示年内回归,但这一愿景如今已成为泡影。对于收购T3航站楼的269亿元资金,首都机场总经理董志毅表示,将通过银行贷款获得。对此,分析师表示:“T......

  • 2022-05-13 11:48:49

    从吃住行提升职工幸福感

    9月,是收成的时节。在国家电投河南公司平顶山发电分公司的小菜园里,辣椒、萝卜、白菜、大葱等蔬菜硕果累累。为让员工吃到自种、自摘的绿色蔬菜,本年春天,公司党团突击队挑选了两处搁置空位,破土拓荒、精心规划,给员工们建了一个小菜园,让咱们作业之余可以放松心境,领会播种的快乐和团体的温暖。现在,这些员工亲手......

联系我们